当前位置:首页 > 沉香文化 > 与君“香”伴:先秦时期的香饰

与君“香”伴:先秦时期的香饰

2021-01-22 来源:沉香缘人气:188
中华瑰宝,香火传承,以香会友,香如其人。
喜欢沉香的朋友可以添加我的微信:13062136527
香囊最早被称为“容臭”,《礼记·内则》载:“男女未冠笄者……皆佩容臭。”东汉郑玄注曰:“容臭,香物也。以缨佩之,为迫尊者,给小使也。”所以战国时期的容臭即是香囊、香包。

对于香的功用,宋朝宰相丁谓在《天香传》记载:“香之为用从上古矣,所以奉神明,可以达蠲(juān)洁。”说明上古时期的香是用来祭祀之用,西周时也有香官的记载,主要是熏香,用来驱蚊虫、净室和沐浴。最早有佩戴香饰是在战国时期,出自《礼记·内则》。

现在我们很少有早晚问安的习惯,即使有也是在微信等聊天软件上象征性的发一条消息问候一下。然而古代则不会这么随便,早起问安则是一种基本礼仪,还要仪容整齐,配饰得当。如《礼记·内则》记载:“男女未冠笄者……皆佩容臭,昧爽而朝,问何食饮矣。”在古代,未成年男女有早起向父母问安礼仪,但在问安之前,需要在鸡鸣时早起洗漱完毕,并佩带好容臭(香包)以示尊敬长辈。《礼记》记载人们已经将配饰香物作为一种日常基本礼仪。

《左传·襄公二十八年》也有记载:“济泽之阿,行潦之藏、藻,置诸宗室,季兰尸之,敬也。”季兰即服兰之女,是佩带着兰草的女子,女子在出嫁之前会到宗庙行祭祀之事,而身上则要佩带兰草,以示对祖先的尊敬。

据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所载:“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……有草焉,名曰薰草,麻叶而方茎,赤华而黑实,臭如蘼芜,佩之可以已疠。”山海经记载的浮山上生长着一种叫薰草的植物,将它佩戴在身上就可以治疗疾病。

《素问·汤液醪醴论》:“当今之世,必齐毒药攻其中,镵石针艾治其外也。 ”《素问·奇病论》:“肥者令人内热,甘者令人中满,故其气上溢,转为消渴。治之以兰,除陈气也。”素问里也记载艾、兰可以为药治病。

文人爱香,古亦有之,文人佩之,一可让周围空气清新,二可以让自己显得更加高雅。所以古代的文人都很清高,其主要代表当属屈原。

屈原的清高可谓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平时也是一副高处不胜寒,哥的寂寞你们不懂的表情。从其诗句里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”就能看出来。

古代有忠君的思想,在君王的眼里是: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臣的本分则是: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;父要子亡,子不得不亡。然而屈原则不这么想。在朝堂之上,君王也得听我的。有一个叫渔父的人不忍心看他就这么死了,劝他不要太过清高,有时也应该随波逐流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

先秦时期佩饰用香,可以从屈原的诗里知道一些。如屈原在《离骚》里有写到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”;“矫菌桂以纫蕙兮,索胡绳之缮缡”;“椒专佞以慢慆兮,樧又欲充夫佩帏。”从屈原的《离骚》里可知先秦时期有将兰、菌桂、帏等作为佩饰之香。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也有记载载:“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……有草焉,名曰薰草,麻叶而方茎,赤华而黑实,臭如蘼芜,佩之可以已疠。”《山海经·南山经》记载“有木焉,其状如谷而黑理,其华四照,其名曰迷谷,佩之不迷。”山海经记载了佩戴浮山的薰草可以治疗疾病。佩戴招摇之山上的迷谷能使人的精神免于惑乱。先秦香饰用香都是用一些天然含香的植物,可谓纯天然、无污染。佩戴在身,不仅能防虫治病,还能提升自己的逼格,绝对是居家出门必备装备。
猜您喜欢

香讯推荐

热门标签

最新更新